玉貔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  • 来源:深夜动画在线观看_深夜释放你自己草莓视频_什么软件可以看男女污污的视频免费

  1。血濺三眼橋

  民國初年的一個冬日,一場大雪下得紛紛揚揚,光州城好似蒙上瞭一床大棉被。半晌午時分,何驥野讓管傢何福備瞭暖轎,要去富春樓喝上一壺滾燙的花雕。

  轎子到瞭三眼橋。橋下一片大空場子,圍著一圈人,打圈裡頭不住傳來叫好聲。何驥野一時興起,下瞭轎子去看熱鬧。

  場子裡是一對打把式的爺兒倆。那漢子一把單刀耍得車輪般飛轉,寒光閃閃,激得雪花四下紛飛。圍觀的人轟然叫好,紛紛往場子裡扔錢。一個少年把小銅鑼頂在腦袋上,在場中疾走如飛,隻聽當當連響,如同雨打荷葉一般,不一時銅鑼裡就堆滿瞭錢,地上卻沒灑落下半個。正在此時,隻聽人圈外響起一聲高喊:“接住瞭!”聲音未落,一團黑影已帶著風聲飛進瞭場中。隻聽“咣”的一聲,銅鑼應聲砸落地上,滿地的錢亂滾。那飛進場中的竟然是一塊磚頭!

  一條漢子排開人群擠進來,身後還跟著幾個兇神惡煞的人,來者是誰?是光州城中有名的地痞無賴,人送外號黑驢子。

  黑驢子進瞭場子,二話不說,一腳將地上的銅鑼踢飛,那打把式的漢子待要上前阻攔,被黑驢子手起一掌打瞭個滿臉花。“來我這地面兒上求財,就要懂規矩!”還是少年轉得快,把散落在地上的錢都收拾瞭,捧到黑驢子面前說:“這位大爺,俺們初來乍到不懂規矩,沖撞瞭您老。這些錢您拿去,沒多有少,就算俺們表表敬意瞭。”

  可黑驢子卻不吃這一套:“這地面是爺的,這地上的錢就是爺的,輪得著你來孝敬?”說著一拳打向少年的胸口。那漢子眼疾手快,將少年拉到身後,伸手去擋黑驢子的拳頭。誰料這一擋沒迎上拳頭,卻正好打在黑驢子的胸口。黑驢子悶哼一聲,倒在地上抽瞭幾下,不動瞭。

  “打死人瞭!不要走瞭兇手!”跟黑驢子來的幾個無賴發一聲喊,刷地拔出腰刀,將漢子團團圍住。這時,人群一分,一夥拿著槍的警察沖進來,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瞭場中的父子倆。

  警察來得真夠快的,何驥野心想,這父子倆算是完瞭。這夥警察中為首的那個白胖子正是警察局長金大牙,他是黑驢子的表兄。眼見警察要撲上來,賣藝漢子陡喝一聲“慢著”,將刀橫到脖頸上,說:“一人做事一人當,人是我殺的,我還他一命,與我兒子沒有關系。你們放他走!”

  “走?沒那麼便宜!”金大牙一揮手。那漢子見勢不妙,將手中刀舞瞭一個圓圈,遏退撲上來的警察,從脖子上扯下一件物事塞到少年手中,一把抓起他奮力擲出人圈,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躥去,嘴裡高喊:“青兒,不要管我,逃一個算一個。”何驥野隻聽到頭頂“呼”的一聲,那少年已經飛出瞭人圈,這邊,槍聲響瞭,賣藝漢子人在空中,突然身體一震,灑下一片血花,重重地跌落在雪地上。警察“嘩”地圍上來,漢子單手拄刀跪在地上,冷笑一聲,說:“金大牙,你不就是想要奪我寶物嗎?休想!”說完,漢子刀向頸邊一橫,頓時迸起一道血光,一頭栽倒在地。

  金大牙說聲“追”,轉身就往人圈外沖,可是哪還有少年的影子?

  2。惹禍玉貔貅

  何驥野被這一場驚變鬧得沒瞭興味,轉身上瞭轎子,打道回府。

  轎子抬進前院,正要停下,何驥野卻吩咐把轎子直抬進後花園的書房去。落瞭轎,轎夫要把轎子抬走,何驥野卻說:“我受瞭點兒風寒,怕風,轎子就放這兒,我出門時再來抬。何福,你把這屋裡的炭火升旺,再拿點兒熱酒和吃的來。”

  待下人走後,何驥野緩步踱到轎子跟前,拍拍轎杠,說:“出來吧。”隻見人影一閃,竟打轎底下鉆出個人來,赫然正是那個賣藝少年。當時,猝變之下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漢子橫刀自刎的慘烈場面吸引,根本就沒人看見他已躲進瞭何驥野的轎子底下。何驥野上轎之後,發現轎夫抬起來比往日吃力,聯想到少年的突然消失,就意識到他可能藏在轎底。

  少年用警惕的眼光盯著何驥野,也許是察覺到瞭他的善意,面色終於和緩下來。何驥野嘆惜一聲,把酒菜端到他面前,說:“孩子,人死不能復生,保重身體要緊。留得青山在,才有得柴燒啊!”少年一頭拜倒在地,說:“恩公在上,受我一拜,救命之恩,來日自當圖報。”

  何驥野從少年口中得知他叫胡青,父親名叫胡彪,是打河北滄州逃難來的。少年說,他爹那一擋根本沒有發力,怎麼就能把黑驢子打死瞭呢?何驥野想瞭想,打開書櫃後的暗門,把少年藏進密室,轉身喚來何福,坐上轎子出門去打探消息。

  剛走到三眼橋附近,就聽見一陣喧嘩,何驥野撩起轎簾一看,隻見一行人抬著口薄皮棺材走過,突然棺材蓋一響,黑驢子呼地坐起來,罵道:“放下放下,媽的,憋死老子瞭!”“詐屍瞭!”幾個抬棺的杠夫嚇得面無人色,撒腿就要跑。黑驢子說:“詐你娘的屍!老子又活瞭!”

  何驥野看著這幕鬧劇,聯想到胡彪臨死前所說的奪他寶物,心裡已明白瞭八九分,趕緊吩咐轎夫回府。

  何驥野把事情經過對胡青說瞭。胡青一聽,頓時淚如泉湧,咬牙切齒地就要往外沖。何驥野一把將他拉住,說:“你現在去等於送死。這血海深仇遲早要報,但不是現在!”勸住少年,何驥野問他“寶物”是怎麼回事,胡青猶豫瞭一會兒,打脖頸間扯出一根繩,繩頭系著塊玉貔貅溫潤細膩,寶氣天成。

  胡青說,這隻玉貔貅是當年禦賜之物,胡傢的傳傢之寶。當年他祖上曾在清朝皇宮裡做禦前侍衛,因為護駕有功,皇上將這隻玉貔貅賞給瞭他祖上。昨天他們來到光州,宿在一傢小旅店,他爹喝醉瞭,跟幾個客人炫耀這隻玉貔貅,大概是被人知道瞭……

  3。魂斷狼頭崖

  何驥野嘆息良久,對胡青說:“此處不是久留之地。這樣,我有個親戚在軍隊上,我把你送去投軍,你日後若是能混個一官半職,再回來報仇雪恨豈不妥當?隻是有件事,你要信得過我,就聽我的。”

  何驥野的意思,是讓胡青把玉貔貅暫時留下,帶著這招眼的寶物走到哪裡都是眾矢之的。胡青有些猶豫,但是看到何驥野一臉真誠,就把玉貔貅摘下來遞給他。何驥野不接,取出一隻銀盒和一塊油佈,讓胡青把玉貔貅裝進去,埋在花園的一棵桂花樹下。回到書房內,何驥野提筆寫瞭一封信交給他,說:“你放心,那東西我不會碰一根手指頭,你日後回來,自己去挖。”

  夜深人靜時,一頂轎子從何府後門抬出,直到城外。到城西關帝廟前,管傢何福早備好一匹快馬在那兒等著瞭。何驥野指著不遠處一座新墳,說:“給你爹磕幾個頭吧。”原來,何驥野早就吩咐何福去三眼橋把胡彪的屍首收瞭,埋在這裡。胡青眼含熱淚祭拜瞭父親,又轉身沖何驥野磕瞭三個響頭,跨馬而去。

  但是,何驥野萬萬沒有料到的是,報仇心切的胡青殺瞭個回馬槍!第二天一早,何驥野就聽到消息,胡青刺殺金大牙時被抓住瞭。

  何驥野急忙去瞭警察局。見瞭金大牙,說內人昨夜夢到觀世音菩薩說,讓她救下一個少年人,今早就聽到有個少年被抓,便想來贖人。說著,何驥野打袖中掏出五根金條。金大牙絲毫不為所動,到最後,他幹脆把話挑明瞭,要那隻玉貔貅,否則就槍斃胡青!何驥野無奈,隻好答應下來,進瞭牢裡,見到胡青,把拿玉貔貅換人的意思說瞭。胡青一口拒絕,說寧死也不能交出玉貔貅!回到傢中,何驥野思索良久,轉身進瞭密室,片刻之後又匆匆出門去瞭。

  次日一早,何驥野又去見瞭金大牙,他打袖中摸出個小佈包往桌上一放。金大牙打開佈包,頓時眼前一亮。他滿意地點點頭,對何驥野說:“何二爺,我要你這個人情。不過你告訴他,最好給我滾遠遠的,再讓我逮著,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瞭他!”

  何驥野怕金大牙反悔,急忙將胡青送出城外,一直送到青石山狼頭崖下,翻過這座山,取道向北過瞭淮河,就是直奔洛陽的大道。胡青磕頭告辭,正要上馬離去,突然一聲呼哨,打樹叢中跑出十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,為首的正是金大牙和黑驢子。

  何驥野大驚:“金大牙,你要出爾反爾?”金大牙哈哈一笑:“對不住瞭何二爺,我豈能放虎歸山?”話未落音,手起一槍,正中胡青胸口。胡青一頭栽倒在地,掉下山道下的狼頭崖。金大牙帶著人揚長而去。

  何驥野雇瞭幾個山民,下山去找胡青的屍首。可是整整尋瞭三天,隻在崖底的荊棘叢中發現一攤血跡。

  4。紅狼雪深仇

  時光荏苒,一去一年。這天,何驥野正望著園中那棵桂花樹發呆,書房的門突然被撞開,何福闖瞭進來,叫道:“老爺,大事不好,咱傢的貨被人劫瞭。”

  這一船貨可是價值十萬大洋啊!何驥野早就聽說,青石山新近冒出一股土匪,據說為首的是個少年,號稱“紅狼”,官兵幾次去剿都大敗而歸。看來,報官是不行的。何驥野正要出門去托人進山贖貨,忽然一個夥計闖進來,說一船貨都好好地堆在何記綢緞莊門口,一匹也不少!這真是奇怪瞭,山賊劫瞭貨,又把貨給送回來,圖的是什麼?

  半個月後的一個深夜,金傢花園上空火光映天。金大牙和黑驢子被人殺瞭,金傢花園被燒瞭個精光。一時間,光州人人稱快,都說這是紅狼幹的,三眼橋下的說書場子裡也編排瞭新的書目,就叫“紅狼夜襲金傢花園”。何驥野內心暗暗稱快,卻又升起一絲疑慮:從山賊劫貨還貨和殺滅金傢來看,這定然是和胡青有關系,難道這個紅狼就是胡青?

  當夜,何驥野無法入眠,坐在書案邊秉燭夜讀。子夜的鐘聲敲響時,外面突然響起三聲輕微的叩門聲。“誰?”何驥野驚問。“恩公,是我。”門外響起一個聲音。

  何驥野打開門,看到一個身披紅色風氅的英俊少年,不是胡青是誰?胡青一步邁進來,倒頭便拜。何驥野急忙將其扶起,左看右看。

  那日,胡青被金大牙擊中後滾落山崖,被一個獵戶救起,養好傷後,一心為父報仇的胡青索性去瞭豫南山中,加入瞭匪幫。他武藝超群,又俠肝義膽,深受桿眾的敬服,很快就升任桿首,各處的散匪也都慢慢地靠攏過來合桿,尊他為大架桿。隨著實力的壯大,胡青就把匪桿拉回瞭青石山,那日何傢的貨物被劫回山寨後,胡青看到車上的標記,吩咐手下在夜裡把貨物送回瞭何記綢緞莊……

  講到這裡,胡青忽然打懷中取出一隻錦盒往桌上一放,說:“恩公,這是怎麼回事?”何驥野打開錦盒,裡面是那隻他為瞭救出胡青而交給金大牙的玉貔貅。

  胡青夜襲金傢花園,找出瞭玉貔貅,卻發現這隻玉貔貅與自傢的神似,卻並不是同一件。何驥野笑瞭笑,說:“當年,金大牙對玉貔貅志在必得,可你卻寧死不願拿玉貔貅換命。為瞭救你,我隻好將自已珍藏的一塊古玉坯子交給高手玉工,連夜雕刻瞭這件一模一樣的玉貔貅,瞞過瞭金大牙。你傢祖傳的玉貔貅還埋在桂花樹下,現在我就帶你去挖。”說完,何驥野就和胡青一起出門,掂起一把鐵鍬,來到園中的桂花樹下。

  可當胡青打開那隻閃光的銀盒時,面色一變:盒子裡是空的!何驥野也大驚失色,喃喃道:“怎麼會這樣?”胡青扭過臉來,緊緊盯著何驥野,臉上像罩上瞭一層寒霜。良久之後,胡青突然跪下,給何驥野重重地磕瞭三個響頭,之後起身,揮手一掌將他擊倒在地,冷冷地說:“你當年救命之恩,胡青沒齒不忘。隻是,這隻玉貔貅是我傢祖傳之物,我父親為此血濺刀刃,不拿回此物,我誓不罷休。我給你三天時間,交出玉貔貅!”

  5。智釣盜寶人

  何驥野死瞭。

  那晚受瞭胡青一掌後,何驥野便氣若遊絲。何驥野屏退眾人,隻留下何夫人和何福,老淚橫流地說:“當年我曾救過一個孩子,叫胡青。事到如今,我也不瞞你們瞭—那胡青父子當年帶著件寶物,是禦賜的玉貔貅,因而引來殺身之禍。我憐惜他年少英烈,擔心他身攜寶物再招來災禍,於是說服瞭他,當著他的面把玉貔貅埋在瞭園中的桂花樹下。可是,那件玉貔貅實在太美瞭,我起瞭貪念,於是請人仿制瞭一件贗品,把贗品埋入瞭桂花樹下,而把真品據為己有。後來,胡青被金大牙抓住,我花瞭一萬大洋從金大牙手中贖回胡青,對胡青則謊稱是用玉貔貅把他換出來的。可我沒料到胡青竟然回來瞭,限我三天內交出玉貔貅……”

  何福在旁邊插話道:“老爺,您把那件假的給他不就成瞭?”何驥野搖搖頭,嘆惜說:“桂花樹下的贗品不知是誰偷偷取走瞭……”何夫人抽噎道:“你呀真糊塗。事到如今,把那件真的還給他吧。”何驥野點點頭:“我也悔呀,一生不起貪嗔念,到頭來毀瞭一世清名。那東西你還給他吧,我藏在花盆底下,何福,你去挖出來……”說到這裡,何驥野指向窗邊一盆怒放的蘭花,眼中流露出一種不舍的神情。

  第二天,何二爺去世的消息傳開,一直到夜幕降臨,來吊唁的賓客才逐漸散去。忽然門口人影一晃,一個少年已站在瞭靈堂中間。

  “紅狼?”何福失聲叫道。何夫人聞聲出來,捧出一隻小包裹,遞給胡青,說:“老爺臨死前讓我把它還給你,阿彌陀佛,往日恩仇就此一筆勾銷吧……”

  胡青打開包袱,突然泣不成聲,走到棺木前深深地鞠瞭一躬,說:“恩公,您當年救我一命,又替我葬父,胡青至死不忘大恩,沒想到我竟一掌將你打死瞭。既然您這麼愛這件玉貔貅,我就讓它再陪您一日吧。”說完,胡青將玉貔貅又放進何驥野棺中。

  夜深人靜,何福打發走幾個傢人,獨自在靈堂中坐瞭會兒,忽然起身走向窗邊,透過窗縫向外看瞭看。整個何府大院點著慘白的燈籠,悄無人跡。何福突然轉身,撲向停放在靈堂正中的棺材,從懷中掏出一件東西放進棺中,又從棺中取出件東西塞進自己懷裡,迅速往靈堂外走去。突然人影一閃,擋住瞭他的去路,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:“你還想走嗎?”

  何福大驚,站在面前的赫然是紅狼胡青!胡青快如閃電,一把將他擲入靈堂中。這聲音驚醒瞭何府的人,都跑瞭出來。何福趁亂將小包裹往角落裡一扔,指著胡青對何夫人說:“夫人,我正在守靈,他突然闖進來,要盜走玉貔貅!”

  胡青冷笑一聲:“還是聽聽何老爺怎麼說吧!”說著,手一伸,將何驥野由棺材中扶瞭出來。

  眾人都幾乎嚇傻瞭。何驥野卻又說話瞭:“你們別怕,我根本就沒死!全是為讓這個畜生現出原形!”

  一番解釋,眾人終於明白瞭事情的原委。當晚,胡青發現桂花樹下埋藏的銀盒空瞭時,就明白瞭這其中定有蹊蹺。胡青自然信得過何驥野,他自幼習武,聽覺十分敏銳,察覺到花叢中有人潛伏偷聽,於是假裝反目,輕輕一掌將何驥野推倒,飛出墻外後又折身回來,潛入書房,說明瞭心中的疑惑。何驥野立即斷定,一定是出瞭傢賊。為瞭釣出真的玉貔貅,於是與胡青演瞭這一出戲,讓盜寶賊誤以為真的玉貔貅就在棺木內。

  胡青拔出一柄匕首,將何福雙耳削去,說:“你雖貪財,罪不至死,念你多年侍候老爺,饒你去吧!”何福逃過瞭性命,連滾帶爬地跑瞭。

  胡青走到何驥野面前,雙膝跪地,說:“恩公,您老待我情深義重,胡青無以為報。我入山為匪,是為雪父仇,現在父仇已報,我已遣散瞭匪眾,想要過太平日子。如蒙不棄,我願做您的兒子,一生一世侍候二位老人!”

  何驥野急忙扶起胡青,說:“好,好,我何某一生行善,老天果真待我不薄,讓我老年得瞭你這麼一個好兒子!”一時間,眾人轉悲為喜,何府上下都忙著摘下白燈籠,收拾起靈堂,在正廳裡擺起瞭一桌豐盛的宴席,一場喪事頓時變成瞭喜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