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  • 来源:深夜动画在线观看_深夜释放你自己草莓视频_什么软件可以看男女污污的视频免费

宋朝皇帝趙匡胤的禦膳房裡,有一個專門做面條的師傅,名叫王保久。王保久祖上是開面館的,在他老傢洛陽城裡,隻要一提起王傢面館的面條,人人都稱是洛陽一絕。

這一年臘月,王保久經皇上恩準回鄉省親。回鄉途中,他坐著八抬大轎路過一個小鎮,從轎簾裡看到當街有一座面館,門臉兒不算大,隻是門口的那塊招牌卻十分醒目,上書兩個燙金大字:面王。王保久心想:我身為禦面師都沒有稱王,你小小一個荒村野店,居然敢掛這樣的招牌?於是他喝令停轎,帶著一幫隨從大搖大擺地走進面館,想給他們點兒厲害瞧瞧。

因為不是吃飯時候,所以面館裡沒有什麼客人。王保久喚過夥計,說:給我來一碗龍須湯面,再來一碗羊肉燴面,每根面條粗細、厚薄都要均勻,否則,看我不摘瞭你們面王的牌子!夥計瞥瞭王保久一眼,心想:這位客官可真夠挑剔的。不過,開店至今已有數年,什麼樣的客人沒見過?所以店小二也不以為然,朝後堂吆喝一聲:龍須面、羊肉燴面各來一碗!

不一會兒,夥計就將面條端瞭上來。王保久拿起筷子在面碗裡攪瞭一下,將筷子朝桌上一扔,對夥計喝道:把你們大廚給我叫來!夥計不敢怠慢,忙去後堂把大廚請瞭出來。

大廚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輕人,他恭恭敬敬地向王保久躬身施禮道:這位客官,請問有何吩咐?王保久撇著嘴冷笑一聲:就做這樣的面,也配稱面王?他大手一揮,朝他的那幫隨從一招手:把那牌子去給我摘下來砸瞭!

王保久這話一出口,早有隨從應聲奔出門去。年輕人一看,急忙勸阻說:客官請息怒,這塊招牌是鎮上的鄉民送給傢父的,已經掛瞭幾十年瞭,面王二字本是玩笑話,客官還是不要當真的好。

王保久一聽滿面怒容:既然牌子是送給你父親的,那好,你去把他叫來,我要跟他比試比試。他要贏瞭,我不但不砸你們牌子;還要敲鑼打鼓給你們換一塊純金招牌,可若要比輸瞭,哼,那就別怪我不客氣!年輕人見王保久不像是開玩笑,怕父親不來,這塊招牌真要被砸瞭,於是急忙點頭說:客官請稍等,我這就去請傢父來。

不一會兒,年輕人就攙著一位滿臉皺紋的老丈從門外走進來。老丈掃瞭王保久一眼,說:這位客官是看著小店的招牌不順眼吧?可它實在是鄉民們對老漢我的一點情誼,砸不得啊!

這麼說,你是情願跟我比試嘍?王保久趾高氣揚地問。

唉,老丈嘆瞭口氣,我還能比什麼呢,早年終日拉面,兩條胳膊早已積勞成疾,自從把面館交給小兒後,我就再沒動過面板啦!

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王保久冷笑道,該不是害怕與我比試,故意說得這麼可憐吧?

那倒不是,老漢我一輩子與面為伍,隻要功夫到瞭,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皆可拉面。老丈說到這裡,想瞭想,說,我這雙手雖然不中用瞭,但是幸好還有一雙腳,若是開門做生意,用腳拉面那是對客人的不敬,不過隻是比試的話,倒也無妨吧?

王保久一聽這老丈要用腳和他比賽,差點沒把肺氣炸,可是按老丈現在這樣子,不這麼比還能怎麼比?於是,他把外衣一脫,走到後堂灶房,和老丈比試起來。比什麼?做褲帶面

褲帶面的特點是面薄而韌,入口筋道,嚼起來有勁兒。做這種面,講究的手法是揉、搟、抻、拉,反復加工,直到將一塊面團抻拉得薄如錦緞,狀如褲帶,彈性十足,然後將它切成細條下入沸水,暴煮三滾,澆上調好的湯汁,才算大功告成。王保久和老丈面對面進行比試,各支一口大鍋,各守一張面板,爐灶裡柴火熊熊,面鍋中沸水翻滾。

王保久自然不用多說,本來就是行傢裡手。單說那老丈,剛才還是顫巍巍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,可是一進後堂馬上就來瞭精神。隻見他不慌不忙地坐上板凳,脫去鞋子,讓夥計挽起褲管,洗凈雙腳,然後就在腳上灑瞭一層薄薄的面粉,從面盆裡夾起一塊面團,雙腳在面板上一沾,飛快地揉搓起來,時而雙足並踩,時而虎步拉抻,一塊面團轉眼之間就被他的雙腳拉成瞭褲帶形狀的面條。

這些隨從對做面的功夫是一竅不通,拍馬溜須的本事卻是登峰造極,他們根本不去看老丈雙腳搟面的絕活,就盯著王保久喝彩鼓掌,還罵老丈說:這個老不死的,居然敢跟我們禦面師爭高下,也太不要臉瞭!

那老丈本來氣定神閑專心搟面,可一聽禦面師三個字,臉色不由微微一變,一緊張,一張面皮被抻成瞭兩段。老丈停下腳,讓自己穩穩神,想瞭想,彎下腰將抻壞的面皮往旁邊一放,從盆裡又揪下一塊面團來,重新開始做。

不一會兒工夫,他們兩個人的面都做好瞭,煮出鍋一比較,老丈做的雖厚薄均勻,但與王保久的相比,卻失之筋道,入口雖滑溜,卻少瞭幾分嚼頭。老丈滿面戚容,搖頭嘆息:小老兒今天算是遇到高人瞭,這塊招牌小老兒自己摘瞭它。

王保久得意地穿起外衣,系上腰帶,親眼看著老丈的兒子摘下招牌,這才鉆進轎子,啟程上路。可是走出不遠,他忽然驚出一身冷汗:天吶,真是活見鬼瞭。原來此刻,他發現自己原先系在外衣上的腰帶,此刻竟掛在轎簾一側,隨著轎子起落在他眼前一晃一晃,而系在他外衣上的,卻是老丈先前做壞瞭的那半條褲帶面。

王保久明白瞭,剛才比試時,一定是老丈聽到那幫人喊自己禦面師,為瞭給自己留面子而故意輸給自己的。想想比試之前自己發過話,若是輸瞭,要敲鑼打鼓送他們純金招牌的,自己腰帶都莫名其妙被人傢換瞭去,這不算輸那還有什麼叫輸?

王保久動瞭壞心眼,忙命隨從掉頭回去,可是當他們沖進面館時,已是人去樓空,隻有空蕩蕩的墻壁上還留著四句似詩非詩的順口溜:半碗面條半碗湯,半條褲帶惹禍殃;做面本是為糊口,何必非要爭面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