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榴新地址我的夫人黃靖賢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8
  • 来源:深夜动画在线观看_深夜释放你自己草莓视频_什么软件可以看男女污污的视频免费

我夫人姓黃,原名婧婘。民國十年與我訂婚,我提議改用靖賢兩宇,就以此為字。她傢是北平漢軍旗籍人。二十八歲和我結婚,時為民國十年十一月十三日,二十四年八月二十日卒於鄒平,得年四十二,跟我共十四年。

起初我為傾慕佛傢出世的道理吃齋素,年近三十不娶。民國十年,作《東西文化三級日本在線及其哲學》之講演後,始有意室傢。友人伍庸伯先生問我擇妻的條件如何,我回答說:在年齡上,在容貌上,在傢世上,在學識上,我不會計較,但願得一寬和仁厚的人。不過,單是寬仁而缺乏超俗的意趣,似乎亦難與我為偶;有超俗的意趣,而魄力不足以副,這種人是不免要自苦的;所以寬仁超俗而有魄力者,是我所求。這自然不容易得,如果有大賢大略近乎這樣的,就是不識字亦沒關系。伍先生面有喜色,說:你真能這樣徹底嗎?當真能夠這樣,那我現在想介紹的人,倒或者可以當意的。於是他就介紹他夫人的胞妹給我,就是靖賢。黃氏先世,做過旗籍武職,她的父親、大哥、三哥故後,又以民國漸不發旗餉,傢況甚苦。她沒有什麼求學的機會,不過粗識幾個宇。年紀已到二十八,還不曾說定人傢。我平素極不喜旗人,當時對伍先生表示懷疑。伍先生說她沒有“旗習”,他們親戚兩傢合租一小房住,朝夕見面,他十分知道的。我又要求會面,先做朋友再訂婚。伍先生說她傢裡守舊,恐怕做不到。但伍先生見我非會面不願商量,終究設法介紹我在他傢見一次面。她的衣履裝飾,極不合時樣,氣度像個男子,同她的姐姐伍夫人站在一起,顏色比姐姐反見老大。凡女子可以引動男子之點,在她可說全沒有。就在這匆匆一面後,我們便訂瞭婚。

既婚之後,漸覺得新婦不符合我的希望。她於妯娌姑嫂或其他人之間,仍不免以小事生氣,至於氣得心痛,不見有越過一般人的寬大氣量。而婦女們好時髦裝飾的心理,似亦不能完全超越過去,而無所計較。我慢慢覺悟我以前的要求,太涉理想,實是與婦女太少接觸,缺乏經驗。婦人天然是要心量比較狹窄的,婦人天然是多註意3d肉脯團外表的,一例皆然,不能怪哪一個。又覺悟擇妻隻註意其天質一面,不註意後天條件,失之太偏;後天的讀書為學,未嘗不可擴充心量,變化氣質。且如我好讀書,用思想,而她讀書太少,不會用思想,許多話都不會談,兩個人在意識上每每不接頭,亦是不應該的,因此在婚後的十年內,彼此感情都不算頂好。大體在她對我先後差不多,總是愛惜照護;在我對她的感情,則好惡升降,多有轉變不同;總是在一處,日子多瞭不免有慪氣時,離開一陣又好一些,但一年一年亦趨於穩定。一面由日久我慢慢認識出她為人的長處,一面我亦改正瞭我自己不對的地方。不想年紀越大,彼此愛情倒增煙火裡的塵埃加起來,在四十歲過後的兩三年,是我們夫婦間頂好的時代。

靖賢的為人,在我心目中所認識的,似乎可用“剛爽”兩個字來說她。見好於人,向人獻殷勤,是她最不做的事。於平常人所貪慕的一切,她都很淡,像是沒有什麼是她想要的東西。在這兩點上,我自省都不如她(即我有時不免向人獻殷勤,我不免有所貪慕)。說瞭話便算,打定瞭主意便不猶疑,遇事情有判斷,說什麼就幹什麼,亦是她的長處。她常常討厭我反復,說瞭話不算,遇事沒有準主意。我真是徘徊顧慮性最大的人。我常常胸中空洞無一定的意思,計慮同至,能看見正反兩面的理,左右不同的路,一時傾向於此,一時傾向於彼,誠亦事所不免。這爽利與徘徊,幾乎成瞭我們十幾年每次起沖突的癥結所在。然而靖賢的爽利,畢竟可愛呀!和剛爽相聯的就是正直、少彎曲、坦白、幹凈、信實與信義等好處,我恒愧不如。

我雖受許多朋友的推崇獎掖,以至許多不曾見面的人或不熟識的人,過分推想我人格如何偉大;但在傢裡我夫人眼中看我,卻並不高。她眼看我似乎是一個有誇大的志願,而不甚踏實的人;雖說有心向善,向善心到好似天堂底不強。她常常指責我的毛病,除瞭上面所說好反復一點外,大概有三點是時常說到的。一點是我說話太狂誇,自視太高,自信太強,她極表示反對。一則認為這是沒有理由可以承認的;一則認為這企查查於個人德性是不很好的羅永浩。一點是我做事待人不真忠厚,不過大體像忠厚罷瞭。還有一點是我永不認錯,碰瞭釘子仍不回頭,執拗不聽人話。鬼吹燈之龍嶺迷窟她指責我的,都不算冤枉。說我不真忠厚,有時亦能說得我心服。唯有誇大與執拗,我雖無法否認,但無奈這兩點似乎是我生命中的要素呢(我相信這是從我的長處而來的流弊)!從她對我的批評態度,見出她讀書雖少,而胸中有義理境界;雖是婦人,而氣概不凡。尤其是她說我不真忠厚,向善心到底不強兩點,使我敬憚。

我們的感情好轉而穩定下來,就在我認識得她的長處,而肯定她的人格價值的時候。以前亦有很要好的時候,但似多從兩性相互的需要上來,以及其他的彼此輔助照顧而來的好感;但總有一個使我們不好的因素在,所以總不穩定。這個原因,就是我未發現她的人格價值,意識隱微中有點不滿,看見旁的異性有時生羨慕心。她的好處,是天生的,不從學問來;但非有學問的人不能認識她的好處。前些年我尚沒有如今的眼光;而初婚幾年,男女情欲重,傢庭俗務多,種種瑣碎的刺激牽擾,又遮蔽我的眼,還有擇婚時不註意後天條件的後悔意思,為遮礙不小,及到遮蔽漸去,我自己亦有點長進,對她的人格價值,暗暗點頭感到滿足,反而覺得隻有她愛情的開關配做我的妻子;不知怎地,以前對其他女性的羨慕心,以至好色沖動,仿佛都沒有瞭,心理改歸純正,隻有一片好意對她,非常單純。這時她感覺到我待她和從前不同,曾痛哭過一次,責數我以前待她的不對,像是多年積悶,為之一吐。在這裡我真是負著非常的愧歉呀!如果她不死,我還可以補贖,她死瞭,我怎能補贖呢!嗚呼!